张破立面色铁青,急于将剧毒排出躯体。然事与愿违,毒素如腐骨之蛆,钻入经脉,令张破立不敢轻举妄动。更有甚者,悄然潜入脏腑,无声无息。

  张破立运转体内真气,正面冲击剧毒,却收效甚微,无法将其驱离。张破立面色凝重,全力施为,在五脏六腑设下真气屏障,使剧毒杀伤力有所降低。

  僵持片刻,张破立调用神识,操纵真气,将剧毒分而化之,围而攻之,如调兵遣将般,收复失地。

  不多时,张破立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,气喘吁吁。

  若从前圣体尚未损毁,张破立断不会如此狼狈。只因现在临时躯体很弱,比之人上境界亦有所不及。

  当前躯体仅有的好处在于生命旺盛,气血充盈。但这一优势如今反而成为弊病,因血液流速较快,使毒素扩散更为加剧。

  几番尝试过后,融于血液的剧毒仍无法祛除。张破立深知,若是任其深入骨髓,必将回天乏力。

  “生死有命,成败在天!”

  张破立一咬牙,决定采用放血疗法,于是斩断左手食指,令血液喷薄而出。黑血溅落在地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  与此同时,张破立不惜消耗本源圣力,加速造血,弥补所需。

  此举果然有效,体内的毒液被缓慢稀释,渐渐渡过危机。

  张破立反思己身,主观上由于自恃有圣甲护体,因而麻痹大意,忽视了来自饮食的威胁;客观上,奇毒无色无味,这才给了奸恶之徒以可乘之机。

  恍惚间,张破立虎躯一震,隐隐感到有人正在临近,顿觉来者不善。但当下正值祛毒的紧要关头,故不敢分心。

  听到有人在窃窃私语,张破立佯装昏迷。

  若是圣贤,自然必死无疑,若是人上强者,则可以无惧。

  腿部吃痛,张破立猛然警醒,感到有人正在用刀砍自己。

  张破立怒不可遏,暴跳而起,一掌结果了那人性命。

  “不过是凡人巅峰”张破立有些许吃惊,随即释然,“也是,耍阴谋诡计之人,怎么可能是什么高手!”

  鸡排商人跌坐在死者身后,被杀意压制,动弹不得,跪求饶命。

  张破立怒道:“是谁派你来的,快说!”

  鸡排商人连连摇头,拒不承认参与。

  张破立眉头微皱,单手将其拎起。

  “鸭子死了还嘴硬!”

  张破立冷声质问,散发出更为浓重的杀机意。

  没想到,鸡排商人竟被吓得口吐白沫,昏死过去。

  “哼!”

  张破立将他扔在一旁,封其穴脉,转身观察周围的情形。

  只见阵法光罩已然破了一个大洞,依稀可见远处有两道黑色身影,驾驭法器,飞速遁离。

  张破立右手骈指为剑,凝聚一道气势长虹,以极快的速度,射向前方二人。

  奈何长虹擦身而过,未能命中。张破立无奈叹气,毕竟自己余毒未清,不敢贸然追击。

  环顾四周,有五位团员倒在血泊之中,已然断气。其余团员之中,体弱者毒发身死,强者亦奄奄一息。

  “好汉……救我……”

  沙龙因喝毒醋过多,动弹不得,勉力保持清醒。

  “怎么救”

  张破立毫无头绪。

  “奇毒遇热即解,快放火烧我!”

  “好!”

  张破立猛然挥手,滚滚热浪冲霄而起。

  沙龙的衣服和头发皆被热浪引燃,大火过后,只见他浑身焦黑,衣不蔽体。

  “得救了……快去救我大哥!”

  沙龙不顾全身伤势,奋力站起。

  张破立故技重施,救治了包括团长黄鹤在内的十二人性命。

  团员伤亡过半,幸存者们围坐在火堆旁,心有余悸。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