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区大门外,有两个黑点,在慢慢的往这边挪动。

  朗天把眼睛眯成一条线,才看得清,但是完全看不清脸。

  门卫递来望远镜,朗天把望远镜放在眼前,调好焦距。他惊讶的张大了嘴,半天说不出话。

  “长官,怎么了?”门卫扭头看向木讷的朗天。

  朗天不敢相信,这是真的,竟然是他们——苦苦寻找了近一个半月的林枫,和王北淼出现在镜前。

  正当朗天破愁为笑之时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他看见林枫和王北淼疯狂的奔跑,时不时的回头,这个时候才知道遇事不妙。

  他们的身后,是黑压压的一片——尸群,而且,规模不下五十只。

  朗天从哨塔上下来,打开军区的铁门,“林枫,往这跑,快!”朗天以是撕心裂肺的喊着这熟悉,但又,有些陌生的名字。

  林枫没有听到他的喊声,而是直直的跑了进去。

  军区外的大门很快被关上。

  因为外墙塌陷后,堆积成了一个小山丘,连人上来都要爬着上,况且行尸根本冲不上来,因为墙外还有一辆废弃的坦克。

  林枫撑着膝,大口喘气,朗天一把抱住他,一顿乱摇。

  “终于找到你了,终于……找……到你了!”平常看似严肃冷脸的他,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,放声大哭。

  “找到了,找到了,朗天,你还好吧?”林枫高兴的也是连喘带笑的回应,真的哭成了两个泪人。

  郎天转向一旁情绪低落的王北淼,破哭为笑,“好样的,安全回来就行。”

  “大飞呢,怎么没有看到他。”此话落地,激动的气氛瞬间转变,压抑的只能听到外墙行尸的低吼声。

  林枫摇了摇头,指责自己,“我和他闹了场矛盾,打了一架,他被气跑了,我们也找了好一阵子,还是没有找到他。”林枫感到自愧不如,“当时我们就不应该打起来,如果我能谦让一点,就不会把事情闹僵,况且他走的时候,连防身的武器都没有!”

  朗天叹了口气,抹去眼角的泪水,“你们安全回来就行,你们放心,等这一切安排好之后,我会去找他,以他的能力不会出事的,你们也别太担心了!”

  朗天和林枫眼神一直对视,并含泪微笑。

  “朗天,军官醒了!”小陈喊着远处的朗天,另一种异样的眼光,向这边探来。

  “你先在这等一等,我去看看情况。”

  三楼—01陈浩的房间

  酒精味持久不散,军官像是吃了毒果的公主,被王子吻过后,突然苏醒。

  朗天来到床头,先是退了两步,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,表示歉意,而后淡淡的说:“大伙儿们一直都挺担心你的,昏迷了这么久,终于醒了,我错误的把你打伤,我表示歉意,你好好休息,大伙现在很安全,暂时很安全,但你放心。等你恢复后,大家会感谢你的!”

  朗天会心一笑。

  军官面色稀白,眼神暗无天光,但他硬硬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。

  “他怎么了?”林枫毫不知情,原本在楼下等着他冲了上来,因为他听到了军官两个字就发觉情况不妙了。

  朗天做了一个嘘的动作,轻推着他到门外。

  “小声点,他的伤势,还不理想,但庆幸,他没有脑震荡。”

  “他怎么伤的这么重?”林枫不知所措,两天前一个大活人还在他面前,诉说着他的人生大哲理,可两天不见,就先躺在了病床上,就像是将死之人,漫步在黄泉路上。

  朗天叹了口气,眼神聚焦在窗外,“他是好样的!”朗天冲他点了点头,“我们在清理,这栋楼的第三层时,他顺势推下,并连带着四只行尸摔了下去。”杨天指了指脚下,地板上的血渍还没有风干,血腥味充斥着鼻腔。

  林枫顿时语塞,他只能傻傻的愣在那看着朗天,低下头苦笑,他们失联后发生的一切事情,为他们今天的相遇做了一个完美的铺垫。

  三楼—03房间——紧靠着陈浩房间的第三间。

  “里面挺干净的,你暂时先住着,明天我会打扫四楼以上的楼层。

  “楼上的还没有处理完?”林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像刚刚被行尸群围着的状态“如果要是这样,大伙们肯定会担心的,几天几夜睡不着。”

  “我们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,本想和军官把剩下的清完,结果发生了这种事。”朗天的眼神黯淡下来,脸部松弛“我会叫人封死楼上,叮嘱他们晚上不要发出太大声响,派人连夜看守大门,但这要一个精密的安排。”

  朗天眼神汇聚,不再说话。

  “好啦好啦,我明白,你不就是缺人吗?算我和王北淼一个,现在形势迫在眉睫,也是缺人力的时候。”林枫回应了他的眼神,摆摆手就下楼了。

 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